连大文化网--让每一个人都成功
 
网站首页 部门概况文化理念文化研究文化载体文化动态文化随笔文化参考工作室智者思辩 校友工作 文化论坛
您的位置: 网站的首页 >> 文化随笔 >> 杂文随笔 >> 浏览信息
    用 户 登 陆
用户名:
密 码:
COOKIE:
 
    信 息 搜 索

请输入要搜索信息的内容!
搜索信息:
    热 门 信 息
纪念园
大学文化建设构想——大连...
智者名言
校歌
大学学风的丰富内涵与学风...
大连大学“消防通道”路名...
希望墙
优秀团队的座右铭:一是创...
大连大学文化理念的核心理...
大连大学文化理念体系的概...
    网 站 调 查
 
 
 
裸足天使
  隐藏左栏
作者: 未知   来源: 未知   录入时间:2007/3/23   录入:潘伟 人气:1744

圣诞夜,第一次带了十五岁的妹妹去逛街。

 妹妹对街上的火树银花视而不见,却在一扇橱窗前站住了。顺着她的目光,透过玻璃可以看见一双鞋。那是双深红的皮鞋,摆在橱窗的最上面,像团燃烧起来的火,让人一下子就感到了温暖;一道宝蓝色的美丽弧线嵌在鞋上,连着一朵橘黄的蝴蝶结。

“哥——我喜欢这双鞋!”妹妹通红的手,直直地指着那双鞋。

“说好了出来只是逛街的,怎么又想买鞋了?”我瞪了妹妹一眼。

“可是……”妹妹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脚,她那双洗得发白的布鞋,还是母亲一年前亲手织的,现在鞋尖上已经张开了小嘴巴,妹妹微红的脚趾露了出来。

我有些不忍心,摸了摸口袋里的钱。

“买吧,很便宜呢,不过才三百六!”老板探出脑袋,笑着说,“这双鞋,可是意大利的袋鼠皮做的,你买的话还可以打折。”

三百六?!三百六可是我和妹妹一个月的生活费了!

我拉着妹妹就走,老板在后面喊:“还可以商量啊!”

妹妹边走边回头。我凶凶地说:“不要想那双鞋了!我们是穷人家的孩子!”妹妹就“哦”

了一声,但还是忍不住一次又一次回头,目光里恋恋不舍。

妹妹是个灰姑娘

妹妹与我在同一所中学念书,她读初二,我上高一。

记得一年前的一天,妹妹第一次去教室找我,喊我一声“哥”时,我感觉很尴尬。妹妹是个很丑的女孩子,都十五岁了,瘦小的身子还发育不良一样像根芦柴棒,脸上泛着淡淡的橘皮黄。当时就有同学戏说:“这就是你妹呀?你们是不是一个妈生的哦,你这么帅,她嘛,简直就是一个灰姑娘!”

哄堂大笑。

笑声里,我狠狠地瞪着妹妹。我的颜面因妹妹荡然无存。

我讨厌妹妹,还有其他缘故。一般的家庭都有“重男轻女”的倾向,而我的母亲,爱她胜过爱我。平时有什么好吃的,大多留给妹妹,我不服气,母亲就说:“你是她哥,应该让着她!”

妹妹还有点笨,虽然平时读书很努力,每次考试都有几科不及格。而我,一直是班上的佼佼者——却得不到母亲对妹妹那样的母爱。

直到有一天,父亲告诉我,妹妹很小的时候,有一次发高烧,母亲为了帮我买东西,回来才发现妹妹,将妹妹送进医院时已耽误了时间,给妹妹的大脑造成了影响。所以母亲一直愧对妹妹——我虽然不像以前那样讨厌妹妹了,但还是不能理解,仅因为这样,就把所有的母爱都给妹妹,不是很不公平吗?

母亲要上班,而父亲,是一个卧病几年的人了。

每天放学,我从来不跟妹妹一起走。回到城郊的那个家,挑水煮饭之类的活都是我干。现在,母亲陪父亲到另外一个大城市治病去了。家里,只剩下我和妹妹。

我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可以不必每天放学之后就忙这忙那。

回到家里,我以命令的口气跟妹妹说:“你去把碗洗了!还有,将地板拖干净!”第一次指使妹妹时,妹妹奇怪地看着我:“哥,以前这些事都是你做的呢,今天怎么叫我做呀?”我就说:“因为哥身体不舒服了,想休息一下!”

妹妹很笨,对我的话深信不疑。

于是,每天放学回家,妹妹都在家里忙家务,累得满头大汗。而我,坐在书桌前听收音,悠闲自在地享受着轻松愉悦的时光。看见妹妹累得喘不过气来的样子,心里还有一点得意。

我很美丽

这个冬天,没有母亲的庇护,妹妹成了家里的清洁工。

有一天晚上,妹妹将所有的家务都干完了,才坐到小桌前,津津有味地看一本书。我好奇地凑过脸去,是一本《安徒生童话》。我逗她:“你看到哪里了,这么大的人了还看童话呀?”

妹妹抬起头,认真地回答我:“我看到了灰姑娘这里,好感人的故事呢。”

妹妹的眼里闪着晶莹的泪光。如果是其他的女孩子这样,我一定会被这份天真所感动,但眼前是我的有点傻呼呼的妹,她的泪花是愚蠢的表现。

我一把抢过妹妹的书,狠狠地说:“你的功课还有好几科不及格呢,还不快写作业!妈妈知道了也会很伤心的!”

妹妹“哦”了一声,点点头,写起了作业。我的心里又有了那么一丝得意。

晚上,我醒来上厕所,经过家后院的那片菜地时,看见妹妹在跳舞。她跳得很认真,舞姿却难看。我走过去说:“这么晚了还不睡觉啊!在这里跳什么跳,你还以为你真是童话里的那个灰姑娘啊,你的舞难看死了!”

妹妹不说话,低着头,一副委屈的样子。

冷冷的月光里,妹妹的眼里又闪着泪花。我的心里有那么一点过意不去,毕竟她是我的亲妹。我说:“晚了,早点睡吧,明天还要去上学呢。”

“哥——”妹妹轻轻地喊了我一声,认真地说:“我不是要学里面的灰姑娘,只是要参加学校里的校庆晚会,我已经跟老师报名了,我独舞的名字叫《我很美丽》……”

我的笑声打断了妹妹的话,我说:“你取的那个名字跟你跳的舞一样丑,别丢人现眼了,你不怕也要替哥哥想想啊,会有很多人笑话的。”

“哦。”妹妹点头答应,突然又说:“但是我会把舞蹈练得很好,我现在才刚开始练呢。”

“那你努力练吧!”我没好气地说。

“但是……”妹妹幽幽地说,“要是有一双皮鞋就好了,我穿着这双布鞋不怎么好跳舞。”

妹妹显然想起了那双深红的皮鞋。她的眼里,充满着渴望的目光。

垃圾公主

母亲寄回来一笔钱,不多,但足够买那双橱窗里的皮鞋了。母亲在电话里说:“你妹就要过生日了,你买份她喜欢的礼物吧。”

我挂下电话,憋了一肚子的火——母亲为什么就没想到我的生日也快到了啊!

我毫不犹豫地买了一双球鞋,刚好花了三百六。我是班上足球队的主力,穿着一双破鞋去踢球,常常惹来同学的笑话。现在,终于有了一双属于自己的球鞋。

妹妹并不知道母亲寄钱的事,我想,等她生日那天,随便买份礼物就可以了。反正妹妹傻呼呼的,以后也不会问母亲。

那次足球比赛,妹妹就坐在看台上看我们踢球。

“哥——加油啊,你是最棒的!”比赛开始前,妹妹朝我喊着。我给了她一个白眼,我才不要她为我加油,旁边的同学又是一阵轰笑:“有灰姑娘的助威,我们一定胜利!”

不知为什么,我穿着那双新球鞋,却踢得很糟糕,好几次带球“单刀”守门员时,都将球踢飞了。看台上传来一阵阵嘘声,只有妹妹,站在那里仍然扯着嗓子喊:“哥哥必胜!”

我瞟了一眼妹妹,越想越有气。一脚大传时,那双新买的球鞋居然张开了嘴巴——假货,我买了双假货!

我只好气愤地退下场。

妹妹和同学们一起围了上来,我指了指已经开了嘴的球鞋,骂道:“假货,都是它坏事!要是有双好鞋,我一定踢得他们落花流水!”

大家不信,说我技不如人就怪鞋。只有妹妹,居然说:“哥,你刚才踢得很好呢。”

“别讽刺我了!”我瞪了一眼妹妹,接过班长递来的矿泉水大口喝完,刚想将空瓶子扔掉,妹妹却一把拉住我说:“哥,别扔,给我吧。”

“给你干什么?”我问。

“这个可以卖钱。”妹妹抢过我手上的瓶子,还俯下身去拣地上的空瓶子,边拣边说:“我要买那双鞋,我想了好久了,我自己挣钱买!”

妹妹居然还在想着橱窗里那双深红的皮鞋!

大家用鄙夷的目光看着妹妹,突然人群里冒出一句:“拣垃圾,不就是垃圾公主嘛!”

“谁说的!有本事就站出来说!”我咬牙切齿,握紧拳头——她是我妹妹,我不能让人这样侮辱她。

没人吭声了。

我拉着妹妹就走,远了,问妹妹:“你为什么非要买那双鞋啊?”

“那双鞋,我想了好久了,非买不可呢。”妹妹仰起脸,眨着眼睛兴奋地说,“谢谢你刚才为我骂那些人,哥哥还是爱我的呢!”我笑了笑,没有说话,心里沉甸甸的——傻妹妹啊,我只是做了应该做的,你却这样说,真是个傻妹妹。

妹妹每天都去街上拣一些破罐子回家,晚上,还会去菜园里练舞。

这些天来,我一直在想,要是妹妹长得美丽些,聪明些,该多好。可惜她是个傻妹妹——菜地里,满园的花,妹妹还在飘满花香的空气里很认真地跳舞,还在幻想着能成为童话里的灰姑娘。

裸足天使

院子里的那堆小山一样的破罐子突然不见了,我正纳闷时,妹妹兴高采烈地朝我飞奔过来,老远就冲着我喊:“哥——我有钱了,我可以买那双鞋了!”

她的小手里,扬着两张百元大钞。

去买鞋的路上,妹妹高兴地说:“本来那些罐子卖不了这么多钱的,垃圾站的阿姨真好,多给了我几十元呢。”

又到了那扇橱窗前,还好那双皮鞋没有卖出去,仍摆在最耀眼的地方。

妹妹踮起脚尖,怔怔地望着那双鞋……

那个晚上,校庆晚会在大礼堂里热闹开幕了。

妹妹的脚上仍然穿着裂着口子的布鞋——妹妹没有买那双鞋,而是拉着我走到了另外一家卖球鞋的鞋店。妹妹说:“哥——今天是你的生日呢。”

这才想起今天是我的生日,而妹妹的生日早就过了。

妹妹又说:“哥,里面有一双很漂亮的球鞋。昨天我问过价了,这些天拣垃圾的钱已经够买那双鞋了!”

我无语。风,轻轻地吹过满是泪水的脸。

我第一次温柔地看着妹妹,我可爱的妹妹。我说:“妹妹,别买了,哥不要你的生日礼物。你给自己买了那双皮鞋吧,你不是要跳舞吗,没那双皮鞋,是跳不好的。”

妹妹说:“我有办法。”

……当妹妹走上舞台,主持人播报妹妹的舞蹈叫《我很美丽》时,许多人都笑了起来;当妹妹的身影随着璀璨的灯光和悠美的旋律舞动时,大家都被她那优美的舞姿吸引了。

妹妹居然没穿鞋。

妹妹裸着足,在舞台上翩翩起舞……

那一晚,妹妹多日来的努力没白费,优美的舞姿吸引了所有曾经嘲笑过她的同学。台下发出一阵又一阵的掌声,还有一大帮人在呐喊:“裸足天使!美丽的裸足天使!”

那一晚,我站在人群里,默默地看着妹妹。

没有人会想,妹妹为什么会是裸足而舞。

泪水里,妹妹穿着深红的皮鞋朝我飞奔而来,那双小脚像两团燃烧起来的火焰,温暖了我整整一个冬天,甚至一辈子。

摘者谢京华

 

<< 后退  返回顶部  关闭窗口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版权申明 |  站点地图 |  友情链接 |  联系站长 |  后台管理 |
Copyright @ 2003-2017  连大文化网   版权所有
站长:小葱  联系:QQ 22530800
网站浏览: 执行:31.3毫秒